高級搜索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專家觀點 > 市場前景

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:加速智能,共創未來

時間:2019-04-02 13:42:02

 “智能網聯、于斯為盛”,2019互聯網岳麓峰會于4月1日在湖南長沙開幕。華為副董事長、輪值董事長徐直軍發表了題為《加速智能,共創未來》的演講,他呼吁中國政府和企業抓住人工智能帶來“變道”的戰略機遇,構建面向未來的競爭力。

 

以下是徐直軍發言全文

各位領導、各位來賓:

大家好。

今天,我相信沒有人再懷疑未來世界將走向智能時代,未來是智能社會,這已經成為全世界的基本共識。那么,人工智能也好、智能社會也好,對我們產業界意味著什么?對中國意味著什么?政府如何驅動和牽引智能社會的發展?我談一下我的看法。

第一,“萬物智能”正在改變各個行業產品的“競爭力焦點”,也就是說,正在改變制造業,這是中國企業實現“變道超車”的戰略機遇。與工業革命、信息革命不同,這次智能革命,中國第一次與世界前沿發達國家站在了相同的起跑線上,是中國企業超越歐美日企業、至少同步競爭的“幾百年來的機會”。

以家電產業為例,談談未來產品的競爭力的轉變。

在過去的幾十年前,我們父母親的那一代人,家務勞動是非常繁重的,用水桶擔水、燒火做飯、縫衣服、做鞋子、做被子、洗衣服、劈柴取暖……一天到晚也得不到片刻清閑。

今天,各種家電把我們從繁重的勞動中解放出來,煤氣灶、抽油煙機、冰箱、蒸箱、烤箱、洗衣機、烘干機、加濕機、抽濕機、空調、新風機、吸塵器…….這是工業革命發展的優秀成果。100年來,各種家電的普及,解放了人的體力。

但是,今天的家電產品,在使用上是越來越不友好,而且越是高端的產品、越貴的產品,越難用。


比如,洗衣機上幾十個按鈕:要選擇面料,羊毛、化纖、純棉、半棉、混合等等;要選擇是什么衣服,內衣、襯衫、褲子、毛巾等等;要選擇溫度、殺菌、快洗、慢洗……還要選擇節水還是不節水模式,選擇多少洗滌劑、多少柔順劑;更有甚者,還能夠編一個控制策略……烤箱也一樣:要選擇雞鴨魚肉、選擇溫度、選擇時間......洗個衣服,都要快變成工程師了。

我們都知道,家用電器發展了100多年,各種機械和電子電氣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,當然還有改進和提升的空間,但是,提升空間越來越小。我們一直期望改變這種落后的用戶體驗,但苦于沒有找到合適的技術,今天用人工智能技術正好可以解決這么復雜的使用方式。

我心目中的用戶體驗是“One click,Do everything”,按一次按鈕,完成所有的事情。人工智能將無處不在,自動識別所有的物體,自動采取最優的工作方式,這就是人工智能帶來的用戶體驗。現在還有人懷疑冰箱不制冷嗎?空調不制冷嗎?應該基本上沒有了。

因此,未來的產品的競爭力的焦點必將轉移到“智能化”,誰最先使用智能技術,誰就能夠引領下一步產業方向、構建面向未來的長期競爭力。

智能化并不簡單,絕對是高科技。產品智能化后,就需要持續地升級人工智能模型等,不斷地提升產品的智能化水平,那么,就需要家電聯網,就需要給客戶提供云服務,這就是所謂的智能家居,或者工業互聯網。我們耳熟能詳的IoT、工業4.0、工業互聯網等概念就能落地實現了。

企業的核心價值就是“通過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勤奮,讓客戶更加輕松和更加便利”,技術的價值就是“用大腦的勤奮,解決身體的懶惰”,用華為內部的話講是“把復雜留給自己,把簡單留給客戶”。

業界經常有人說“彎道超車”,其實,我們開過車的人都知道,彎道是超不了車的,彎道加速就會翻車。我們超車的時候,是怎么做的?是“變道”。亞馬遜做IT產業,如果和IBM、DELL、Oracle等采用一樣道路,贏的機會應該非常渺茫。亞馬遜采用云服務的方式,就是一種“變道”。

 

我們今天正處在這樣一個轉折點上,智能化就是一次變道,中國在人工智能上,是第一次與發達國家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,而且,中國人工智能技術還不落后,甚至有些地方可能還領先一點。中國企業追趕了幾十年,走到了今天,我們不能再滿足“自己又填補了一項國內空白”,而是“要讓別人努力去填補他們國家的空白”。

我是以家電產業作為例子,來說明人工智能技術給產業帶來的“競爭力焦點的轉變,我想各個行業都應該有類似的變革,都應抓住這樣的機會。比如,電信業,華為也正在努力地用人工智能技術改造電信網絡的運行和運維方式,希望打造出“自動駕駛網絡”,徹底顛覆電信網絡的運行維護,實現無人運維。

第二,人工智能也正在改變著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,使能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走向“2.0”時代。互聯網、移動互聯網和OTT公司要利用人工智能技術,來重構、至少是擴展當前的業務創新思路、用戶體驗方式和價值創造方式。


實事求是地講,過去的20-30年,中國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很不錯,實現了和世界同步,在有些領域還是領先世界的,比如移動支付等。

但是,未來的路在哪里?沿著傳統的技術和方法是否還能取得“質”的飛躍?未來的手機使用方式是不是還是今天這個樣子?我認為關鍵是能不能使用好人工智能技術。

這里,我分享一下谷歌的實踐。

大家都知道谷歌最出名、起家的業務是搜索,1998年,谷歌以“PageRank搜索算法”使其搜索業務一戰成名,取代了Yahoo的地位。到了2008年,經過10年的發展,如果繼續沿著“搜索算法”這一個方向上持續發展,還能取得多大的提升空間?谷歌這個時候擴展了創新思路,開始了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究。

經過幾年的發展,人工智能技術取得了很大的突破,用人工智能技術來解決搜索的問題,大大提升了搜索的準確度,大幅度地改善了用戶體驗,從而使其廣告越來越精準、越來越有效,競爭力越來越強。

2018年谷歌的收入已達到1300多億美元,仍然保持著超過20%的增長速度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同樣,人工智能技術也用于的翻譯、圖像識別、自動駕駛等各個業務塊的創新、體驗和價值創造中。谷歌的做法給了我們非常好的啟發,也就是人工智能作為一個通用技術,使能業務創新思路、用戶體驗、價值創造方式的有機統一,實現全面的升級。

基于這樣的啟發,再看未來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用戶體驗,人機交互的方式是不是還是今天這個樣子?手機上是不是還是一個一個的app?電視機等各種其他終端上是不是也還是一個一個的app?


我認為應該改變各個應用相互割裂的使用方式,改變不斷地在各個app之間的跳轉,應該變成“以人為中心”的體驗、“以場景為中心”的體驗,不是今天“以app為中心”的體驗。

實現這樣體驗的基礎是人工智能技術,用人工智能技術精準地預測出用戶的需求和場景,各種應用API能夠“隨時隨地、基于用戶場景,進行自動化編排”,自動化地創造出 “場景下的全流程業務”,也就是說應用是隨時誕生的、是動態的,不是一個固定的app。

比如,用戶的一次旅行,就是一個場景,不需要在各種app之間跳來跳去。2015年,我在華為就推動在這方面做過嘗試,希望把手機從“智能手機”提升到“智慧手機”的水平,打造出“懂你”的手機。當時,人工智能的技術還不夠好,今天有條件了,不要把人工智能定位為一個獨立產業,而是要定位為使能器。

互聯網、移動互聯網和OTT公司需要思考如何在創新思路、用戶體驗、價值創造上使用人工智能技術。華為的智能終端也愿意和大家一起配合,一起努力,創造出顛覆性的用戶體驗。

第三,促進新產業的發展,政府給資金、給政策,不如給市場。如果政府采購積極擁抱新技術和新商業模式,那么,就是對新產業和新商業模式的最好支持,有了市場牽引,技術進步和產業發展就是自然而然的。

我們知道,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采購,都有很強的牽引作用。因為政府承擔著社會治理、城市管理等很多基礎的民生服務,每年都有大量的政府采購;如果政府能夠積極擁抱新技術和新商業模式,那么,新技術就有了廣闊的市場,就能促進企業進行大規模的研發投入,迅速提升競爭力。如果企業能夠掌握更多的領先技術,就能更好地支持政府進行社會治理和城市管理,經濟也可能獲得更高質量的發展,整個產業升級也就是自然而然的。

這里,我回顧一下軟件產業在中國發展不好的歷史原因。80年代中后期,軟件產業開始騰飛,美國雖然是不同軟件產品的創建者,但以中國巨大的市場,中國也不是沒有機會。

中國軟件產業沒有發展起來的根本原因有兩條,一是不尊重知識產權,盜版導致做軟件,一分錢都賺不到,只有死路一條,就沒人投入了;二是技術上是后來者,有差距,不但沒有后發優勢,全是后發劣勢。

如果30年前,中國政府信息化的政府采購,能夠分一部分市場給中國軟件企業,企業就能夠有收入來源,就有能力持續投入和改進,以中國的市場之大,成長出中國的OS、數據庫、Office等產品,在軟件產業上構建出一個生態,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軟件和硬件不同,一旦研發成功,邊際成本幾乎為零,先發者一旦形成生態,占領了市場后,后來者的成本遠高于先發者。

中國這么多年不斷地喊自主產權,投入也不可謂不大,卻難以再開發出自己的軟件,因為軟件的規律決定了,發展時機錯過了,就再也沒有機會了。

今天,新一輪技術又開始爆發,又處在一個新的起點上,5G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物聯網、自動駕駛等如雨后春筍。這些技術就是未來的操作系統、未來的數據庫、未來的芯片。

因此,誰能夠率先實現市場應用,誰就能夠快速積累技術,市場就自然驅動技術領先和產業發展。

 

從政府的需求角度看,提升政府的社會治理水平和社會服務水平,也需要借助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手段。政府能夠把“數字化政府、智慧城市”的建設與新技術、新商業模式結合起來,積極擁抱新技術、積極擁抱新商業模式。

比如,數字化政府的建設,率先使用云服務的模式,那么,對云服務發展的促進巨大,不僅僅是對基礎設施云的促進,更能夠促進政府應用的云化,從而帶動一大批應用軟件開發商的發展。

同樣,積極推動平安城市、智慧城市的建設,也能夠推進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。美國政府的大規模上云,對亞馬遜和微軟的云服務促進極大。這里需要說的是政府給市場機會,是指政府擁抱新技術、新商業模式,選擇供應商的過程還是擇優錄取,競爭是最有效的激勵。

技術領先的核心,就是先發優勢。我一直在思考美國為什么能做到技術領先,發現關鍵是其需求領先其他市場三到五年。

一旦市場先發,技術就領先;技術領先了,市場規模就大;規模大了,成本就低,就有更多利潤、有更多錢做技術研究,從而形成了“正循環”。當中國市場發展起來,技術也就發展起來,走出去也有了堅強基礎。政府通過“政府采購”的方式牽引“新技術、新產業、新商業模式”,效率要高得多。

華為的愿景和使命是把數字世界帶入每個人、每個家庭、每個組織,構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。

在智能革命、互聯網2.0到來之際,華為在努力打造全棧、全場景人工智能解決方案,期望為制造業的變道超車,打造智能化產品;期望為互聯網、移動互聯網和OTT公司開創互聯網2.0,切實提升用戶體驗和增強價值創造能力;期望為智慧城市建設等提供充足且用得起、用得好、用得放心的算力(昇騰芯片及基于昇騰芯片的AtlasAI服務器和板卡)、人工智能框架MindSpore和全流程的AI開發工具ModelArts。

同時,通過華為云EI提供人工智能服務,讓企業和開發者能用AI技術解決各種問題;通過提供HiAI來使能企業和開發者在華為智能終端上開創出各種顛覆性的體驗。
我相信,在政府和企業的共同努力下,我們能夠抓住人工智能帶來“變道”的戰略機遇,重構業務創新、用戶體驗、價值創造的方式,構建面向未來的競爭力,實現各個行業的領先優勢,引領各個產業的未來方向,不再滿足于“自己又填補了一項國內空白”,而是“要讓別人努力去填補他們國家的空白”。

謝謝大家。



  企業供稿  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 
推薦資訊
《思想的田野》江蘇篇熱播 | 孟非攜嘉賓團探訪亨通高質量發展
《思想的田野》江蘇篇
亨通光電實力入選《財富》“中國最佳董事會50強”
亨通光電實力入選《財
亨通與您相約 《思想的田野》江蘇篇8月8日登陸江蘇衛視
亨通與您相約 《思想
富通集團與國家開發銀行浙江省分行簽署銀企金融合作協議
富通集團與國家開發銀